小张家口村新闻网

大片

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 > 大片 > "中国式大片"提振民族精神

"中国式大片"提振民族精神

  培根铸魂,激发情感共鸣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仲呈祥

  今年国庆档《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攀登者》三部影片热映造成一种电影文化现象,对于当下文艺繁荣发展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中国式大片是建设电影强国的需要,因为一个国家的电影必须要有自己的大片。大片是标志性的,代表着这个国家电影文化的思想和审美的水平。它是人民所需要的,时代所需要的。三部影片的共同创作宗旨是培根铸魂;共同创作经验是守正创新。这再次证明:只要我们认真学习、领悟、践行习近平总书记五年前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和关于文艺的系列重要论述,面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就一定能攀登新高峰,中国电影艺术就一定能开创新局面。

  新时代的中国文艺,宗旨在培中华民族精神之根,铸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之魂。《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攀登者》都以可贵的文化自信坚持以文化人,以艺养心,培根铸魂,给观众以激越向上的精神正能量。譬如《攀登者》以1960年和1975年中国登山队英雄两度攀登珠穆朗玛峰创造前所未有的人间奇迹的史实为题材,着意刻画登山英雄自强不息、排除万难、所向披靡的民族志气和为国争光精神,激荡起今日广大观众的爱国情怀和民族自豪感,于惊天动地的攀登鉴赏中吸取了宝贵的精神营养。这三部影片都要达到一个目的,即让观众通过欣赏电影获得思想的启迪和精神的美感。我们不反对电影要有视听快感,但是这种视听快感要通过感官达于心理,从生理的快感上升为精神的美感,这才是电影成功的关键。三部影片坚守这样的精神高度、文化内涵和艺术品位,理所当然地赢得了人民群众的欢迎。

  无论是《我和我的祖国》以几位知名导演的短片集结表达共同主题“我和我的祖国”的结构方式,还是《中国机长》和《攀登者》的叙事技巧,都是在守中国电影优秀历史传统之“正”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因而彰显出为广大观众喜闻乐见的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受到普遍赞赏也就在情理之中。

  这三部影片从没有离开过中国电影的表达方式,没有盲目套用西方电影模式,也没有把到国外拿奖当成最高目标,所以它们被称为中国式大片。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特色的发展道路,都应该讲清楚自己独特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基本国情。这三部影片的故事完全中国化,它们继承了新中国成立后《青春之歌》《我们村里的年轻人》等电影的创作传统,也继承了改革开放以来现实主义电影传统。

  以坚定的文化自信培根铸魂,守正创新,三部影片的成功经验值得珍视,值得普遍推广,以推出更多提振民族精神、表现家国情怀的“中国式大片”。

  从“现象级”向“常态化”跃进

  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主任、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 饶曙光

  时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片成为今年各界关注的重点。2019年国庆档中,《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攀登者》在内容上各异其趣,分别以人、天、山为表现重点,创下了逾50亿元的票房新高,成就了史上最强国庆档。影片在契合主流价值观的同时,突出了“共同体美学”特征,拓展了“重工业电影”的发展之路,更实现了精神指标、思想指标和价值指标上的突破。

  社会学家滕尼斯把“共同体”归纳为三种基本形式,即血缘共同体(源于亲属关系)、地缘共同体(源于邻里关系)和精神共同体(源于友谊或同志式的精神关系)。《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攀登者》在内容层面嵌入了三种“共同体”,并进而达成情感共鸣,价值与文化认同。

  营造精神共同体是影片最常用的方式。《我和我的祖国》中因为对国家的信仰,不同时代的国人都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中国机长》则用四川航空3U8633航班机组的顺利返航,诠释了航空人员的职业精神和人类对生命的敬畏之情;《攀登者》以“为国登顶,寸土不让”为口号,演绎了中国登山队为祖国而挑战极限的荣耀。仁爱、自强、团结、牺牲等源远流长的民族精神,都被整合到影片之中,这种精神图景和具体文本的结合,因此可以深入观众的内心并且打动感染观众。

  社会学家费孝通认为,中国人“生于斯,长于斯”的理念将人和地的因缘固定了,地缘共同体亦是通过人和地的故事来达成共鸣。《我和我的祖国》设计了《夺冠》篇、《回归》篇、《北京你好》篇、《白昼流星》篇等具有明显不同地域色彩的故事,分别展示上海的拥挤弄堂、香港的珠江风情、北京的奥运盛况和四子王旗的广袤无垠,这样的差异化表达能吸引相应的观众进入不同的地缘共同体中。除了影片中的地缘景观能够让观众产生代入感之外,合理的故事逻辑和人物情感才是加深观众沉浸的关键。取材于上海弄堂的《夺冠》,在一个狭小的弄堂里,居民们为了见证女排夺冠瞬间而齐心协力;《回归》则通过华哥和莲姐一家在香港的生活和回忆,凸显了“东方之珠”的变化和香港人民对回归的渴望。

  诚如电影理论家、美学家钟惦棐先生的观点,电影美学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与观众的关系问题。献礼片重视并契合主流社会、观众的心理及愿望。《我和我的祖国》由7个平均时长不超过半小时的故事组成,这种叙事节奏非常符合网络“短平快”特性,跟主体观影人群的观看习惯贴合。而随着短视频和直播平台的兴起,它们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媒介事件和文化现象。《中国机长》非常巧妙地在乘客人物群像中,设计了一个直播自己行程的女主播,观照到了时下的热点。

  中国电影和本土观众的关系和情感互动,采取多种方式与观众进行沟通交流,决定着中国电影的核心竞争力。今年国庆档献礼片的热潮便有赖于此种“相对共识”的达成——影片在基于“共同体美学”的内容表达体系时,吸引观众真正关注和加入“共同体”之中,而不是停留于迎合。事实已经反复证明,一味地迎合只能引起观众的排斥和反感。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电影在与时代共振中呈现出迥异的阶段性特征,形成了以“守正创新、通变集成”为特征的美学品格和演进趋势。中国电影必须在守正、创新、通变的基础上集历史和现实力量之大成,以满足人民群众对电影多样化和差异化的需求。今年的国庆档在为祖国献礼的“主旋律”中有了“多声部”协奏。虽然类型趋势和商业运作突出,但要达成电影艺术上的“和弦”,仅有这三部影片是不够的。中国电影正处于由“产业黄金十年”迈向“创作黄金十年”的关键节点。应以此次国庆档为起点,总结经验,推动中国电影从“现象级”向“常态化”跃进,实现中国电影事业的可持续繁荣发展。

  塑造与当下情感呼应的人物精神

  电影剧作家、评论家 赵葆华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