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家口村新闻网

创业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创业 > 中日独角兽数量 96 比 3:日本为何成不了创业的热土?

中日独角兽数量 96 比 3:日本为何成不了创业的热土?

中日独角兽数量 96 比 3:日本为何成不了创业的热土?

不久前,根据 CBInsights 的统计 2019 年全球共有 390 家独角兽公司,其中美国公司 191 家,中国公司 96 家。相比之下日本只有 3 家企业上榜,分别是 AI 初创企业 Preferred Networks、新闻聚合应用 SmartNews 和金融科技公司 Liquid,比印度(19 家)和韩国(9 家)都要少,甚至比不上印度尼西亚(4 家)。

此外,价值超过 100 亿美元的新兴企业,被称为 " 超级独角兽 "。此前数据显示,2018 年全球共 22 家,其中,蚂蚁金服估值 1500 亿美元排名全球第一。

数量上看,美国 12 家,中国 7 家,新加坡和英国也各有一家。到 2019 年第一季度,中国以增加到了 10 家,而日本 " 超级独角兽 " 挂零。

对于当前独角兽稀缺的现状,日本也急了,安倍政府也在力推新政策,计划 2023 孵化 10 家独角兽。

此外据日经中文网消息,日本在今年 4 月,也在计划学习中国的中关村与美国硅谷,培育创业 " 基地城市 ",将多个市区町村认定为 " 基地城市 ",计划放宽限制等举措吸引创业者和投资者。

独角兽 96 比 3:中日创业活力差距背后是资本的差异

当下日本显然也看到了其本土老龄化趋势,75 岁以上的老龄人口从 14.2% 增长至 25.5%,65 岁以上的老龄人口 28.1%,无需多少年,日本 65 岁以上的老年人或将占日本总人口三分之一。

中日独角兽数量 96 比 3:日本为何成不了创业的热土?

日本当下也急需创业人才为其经济输送新鲜血液,最近几年为拉动创业文化,日本也放低了对人才雇佣、赴日创业的要求。并鼓励留学生在日创业,在日留学生在毕业前可以申请 " 经营管理 " 签证,不过获得 " 经营管理 " 签证需准备 500 万日元(约 30 万元人民币)的资本金 + 雇用 2 名全职员工。这对于毕业生来说,依然是高成本创业。

可以看出,中日独家兽对比是 96:3,在这背后,根源于日本创业环境与资本的差距。

从国内的资本市场的规模来看,在不断增长,据相关媒体数据显示,中国资本规模已经位列世界第二,资本市场助力的对象也由主板的大规模企业扩展至中小企业,中小板、创业板、科创板。

资本愿意在有增长潜力的新兴项目上砸钱,国内创业者不缺融资渠道,尤其是 2014 年 ~2015 年的互联网创业潮,国内与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相关的创业项目正在大波进入投资界,使得 2015 年中国创投市场互联网项目尤为瞩目,当时国内创投市场所发生的 420 起投资分布于 20 个一级行业中,互联网行业以 148 起交易位列第一。

另一方面,中国的互联网巨头 AT 的对抗赛,让众多互联网各垂直赛道的创业公司迎来了站队拿融资的机会。

但日本创业者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与环境了,在日本,VC 投资人则相对保守。日本的风险投资人不会轻易将资本撒向创业者,在他们看来,一家公司的信誉与品牌、创始人的资历更重要,而产品是否足够创新有前景则不是他们关注的焦点,创业者从 0 到 1 的跨越相对更为艰难。中国资本则更看重成长速度与回报率,而不是信誉与品牌。

在中国互联网创业最火爆的 2014 年 ~2015 年,日本 VC 融资环境则相对艰难,日本风险企业中心和美国国家风险投资协会的数据显示,日本风险投资家的投资总额在 2014 年仅为 11 亿美元左右,美国风险投资总额则差不多是接近 500 亿美元,是日本的 45 倍。

而近几年也没有改善。有数据显示,在截止 2018 年 3 月底的 12 个月中,日本初创公司从风投机构融得的资金仅为 13 亿美元,而与之对应,美国和中国初创公司分别融得的 700 亿美元和 200 亿美元。

中日独角兽数量 96 比 3:日本为何成不了创业的热土?

本质上,日本本土的 VC 也并不发达,投融资渠道欠缺,大企业大财团垄断了太多资源,虽然日本有众多手握大量资金的大公司,但投资意愿寥寥。比如软银集团孙正义创建了 1000 亿美元项目—— " 软银愿景基金 ",在 2018 年投了美国 wework、Uber、view、中国的字节跳动、平安医保科技以及阿里本地生活服务以及印度 OYO 等全球众多独角兽公司,但这个基金几乎就没投日本的创业公司。

中日独角兽数量 96 比 3:日本为何成不了创业的热土?

对于孙正义为何不投日本的公司,孙正义曾经表示,也不是没有考虑过,但在日本,根本没有多少创业公司可以投。

虽然说,日本政府也设立了东京 MOTHERS 市场(日本创业板),极大降低了企业上市标准,目的是为中小企业融资提供便利。

它的门槛有多低呢?

比如说去纽约的纳斯达克市场上市的门槛是:上市之后至少要有 125 万股流通股,股票市值不低于 7500 万美元。纽交所则要求社会公众持有的股票数目不少于 250 万股,在全球拥有 5 亿美元资产,过去 12 个月营业收入至少 1 亿美元;

而东京 Mothers 市场上市条件,只要 2000 股流通股,上市后市值 10 亿日元(920 万美元)即可,需在上市后五年获得利润,但对上市之前的表现则没有要求。

这意味着东京 MOTHERS 市场极大的放低了上市门槛,小公司也有机会绕过 VC 融资,直接通过上市融资,这是一种鼓励创业公司上市融资的好办法。

但由于上市标准过于宽松,使在该市场上市公司的信用被拖累,市场买卖换手过于频繁波动太大。此外,一些企业还没有成为独家兽就已经上市,这导致一些小公司无法像中国这样在资本压力与扶持下快速成长为独家兽,上市之后规模太小,也难以获得资本关注去推动成长。这也是日本独角兽稀缺的重要原因,很显然,还没学会走,就开始跑,肯定会营养不良。

日本年轻人没有创业意愿,创业环境与土壤缺失

据人力资源服务公司 Randstad 进行的劳动者意识最新调查中,日本人的创业意愿在世界 33 个国家和地区中垫底,近七成日本人表示 " 没有创业意愿 ",日本的创业群体以中老年居多,而中国新兴独角兽企业的掌门人非常年轻,平均年龄只有 40 岁,80 后超过 32%。

从创业环境氛围与文化政策上来看,在中国,由于经济转型与就业严峻形势的逼迫,国家从政策层面鼓励创业。

2015 年前后可以说是我国创业的爆发之年,这源于国内对商事制度进行了改革,国内政策层面简化创业企业工商注册手续,为创业者提供优惠的服务和财政补贴以及要加快发展创业孵化服务,包括发展创新工场、车库咖啡等新型孵化器,完善创业孵化服务。

这些政策客观上推动创业者热情高涨。根据网易云联合 IT 桔子发布 2018 年全国创业报告,数据显示,2018 年全国范围内已有创业公司超过 10 万家。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