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家口村新闻网

产业

当前位置: 首页 > 游戏 > 产业 > “版號珍貴,不能浪費”游戲行業下半場競賽開啟

“版號珍貴,不能浪費”游戲行業下半場競賽開啟

原標題:版號珍貴 游戲下半場競賽開啟

“終於拿到版號了,太不容易了。”10月6日,正在和合作團隊共同研發游戲的張策(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現在時間就是金錢,在得到版號后第一件事就是迅速上線游戲。”

幾個月前,張策得知自己研發的游戲拿到版號,這讓他激動不已,為了能打造更迎合市場的游戲,他主動找到其他游戲公司尋求合作。“我們希望能在這個行業獲得成功。現在難得有上線的機會,肯定希望能做得更好。”

2019年版號開放已經10個月時間,共發出1000多個版號。在此前等待版號的時間裡,游戲行業已經經歷了一輪洗牌,接下來,游戲公司未來趨勢何在?目前看,大廠開始儲備游戲、深耕出海,加速搶佔市場。越來越多的中小團隊則希望能通過轉戰賽道,進而在其他細分領域中崛起。

搶上線+主打細分市場

“來之不易的版號不能浪費”

10月5日,凌晨2點。

馬濤(化名)在工作室內四處走動,督促著電腦前正在反復進行游戲數據測試的程序員。自己的游戲終於拿到版號,馬濤和團隊放棄了難得的假期,全力扑在游戲研發上,准備再搏上一把。

此時的馬濤壓力巨大。作為游戲團隊的創始人,他最初拿出50萬砸入游戲研發,此后為了能安穩度過等待版號下放的那段時間,他又投入了四五十萬元。“幾乎是把所有資金都押在了這款游戲上。”馬濤說。

“現在除了讓游戲盡快上線外,還得考慮如何躲開大公司的壟斷。”馬濤稱,面對來之不易的版號,他決定走細分化精品游戲路線。

游戲版號審核的加嚴,其實也是一次行業洗牌的過程。”10月13日,業內觀察者姜敏分析稱,“大家都知道版號難拿,在做游戲時會更加全心投入。”

在此前版號容易得到的年代裡,為了能快速賺錢,國內多家中小游戲團隊都採取“跟風”玩法。通常一款游戲取得成功后,不到1個月時間,市場中必然充斥著大量相似游戲。不少公司甚至直接“換皮”,在得到游戲源代碼數據后,對角色、畫風稍做修改,迅速推出新游戲搶奪市場。

馬濤同樣跟過風。幾年前策略類游戲走紅市場之時,他曾連續一個月時間內推出3款類似游戲,“當時換個人物造型、頁面就上線。根本不管品質如何,能快速賺錢就行。”

“現在市場變了。”馬濤深知行業的變化。不僅巨頭對市場的壟斷,讓玩家在下載同類型游戲時隻選擇“大廠出品”,同時版號發放的越發嚴格,也讓游戲團隊不敢輕易將機會浪費。

和團隊商量多次后,馬濤決定將新游戲風格定在女性游戲上。在他的計劃中,如今國內大廠對女性向游戲嘗試不多,無論從玩法、風格還是游戲成熟度上,市面上都還沒有一款達到壟斷地位的游戲。

事實上,女性玩家的數量與日俱增。據伽馬數據發布的《2018年中國女性游戲研究報告》顯示,2017年女性游戲市場銷售收入已經超過430億元,用戶規模達到2.64億人,預計在2020年,女性游戲市場銷售收入將達到568.4億元,未來三年依然有近140億增長空間。

報告還顯示,在國內女性游戲市場中,女性游戲用戶規模佔比趨近半數,而女性游戲市場銷售收入佔比總體游戲市場不足1/4。

“這給了我們一個超車的機會。”馬濤表示。在對比了市場中其他女性向游戲后,他督促團隊設計人員將游戲畫風改得更為可愛,同時增加了角色之間的互動,以及更多元化的游戲內容。

“不能浪費了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版號,要是這個做不成功的話,下一次再得到版號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馬濤說。

人手財力缺乏,中小團隊抱團

“比重新組建團隊靠譜”

張策(化名)走了另一條路線。

苦等近1年時間后,張策在2019年所發布的游戲版號名單中,看到自己提交審核的游戲名字。這讓他欣喜若狂,“終於拿到版號了,現在務必爭取最快速度上線。”但張策清楚,如今團隊僅剩自己一人,單打獨斗顯然無法實現這一計劃。

“一支完整的團隊還需要游戲研發、運營等多個環節的人員。”讓他焦慮的是,如果游戲因為缺少人手而導致上線時間晚於同行,在玩法以及設置相近的情況下,玩家很可能不會接受自己的游戲。“當時盤算了下,要招募到合適的團隊成員,至少需要半個多月磨合,時間根本耗不起。”

思考之后,張策決定和另外一家游戲團隊進行合作。

2019年9月,張策聯系上一家曾經有過合作的游戲團隊。在體驗游戲小樣后,對方興趣頗高,僅用了一天時間就達成了合作意向,並敲定盈利后五五比例進行分成等細節。

“大家目的很明確,在一個月內將游戲做上線。”張策向記者介紹,“我負責統籌整體風格以及游戲類型,對方安排相應人員進行配合。”讓他安心的是,合作公司無論是在資金還是技術等方面,都相對成熟,遠比自己重新臨時組建團隊要靠譜得多。

“很多小游戲團隊在拿到版號后,仍可能出現人手、財力皆缺乏的情況。團隊要想繼續完成游戲,採取尋找大公司挂靠,以及中小廠商聯合開發在業內比較常見。”10月11日,游戲圈觀察者姜敏表示。

在杭州運營著一支游戲團隊的老白同樣認可這一觀點。“現在對於中小游戲公司而言,在缺技術以及缺資金的情況下,抱團生存或許才能走得更遠。”

如今仍在等待版號的老白同樣選擇加入到一家研發策略類游戲的團隊當中。在簽訂合作條件時,老白承諾以每月5000元的薪水幫助對方公司進行游戲后期數據研發,而一旦自己的游戲得到版號后,對方也會安排相應人員來繼續合作。“不排除會給對方一些股份,這樣的話更能加快游戲研發的速度,畢竟早一天上線早一天賺錢。”

“在北京、上海以及廣州等游戲產業發達的市場裡,中小游戲公司大多集中在游戲從業者相對集中的孵化空間裡。”10月12日,在上海運營著一家眾創空間的楊兵告訴記者,“國內很多小游戲團隊就兩三個人,在游戲研發后期測試、數據編寫等領域都往往缺乏足夠的人手。這種情況下,大家會選擇互相幫助,抱團發展。一旦有團隊需要人手,通常會尋求彼此間的合作幫助。”

從挑渠道到“廣撒網”

“能在任何平台露出就行”

10月7日,剛抵達北京的劉宇(化名)不顧疲勞,積極地聯系著手機裡每一位渠道發行商,希望和對方實現合作,對自己所研發的游戲進行推廣。這是他從事游戲開發近10年來,第一次感到游戲上線的不易。

2017年,看准游戲市場火熱的劉宇投資100萬,和2個圈內朋友合伙開起一家游戲開發公司,在陸續推出幾款角色扮演小游戲並獲得成功后,劉宇決定趁團隊士氣正盛時,玩一把大的。

“當時市面上都是傳奇、奇跡等以男性角色為主的即時戰斗游戲,我們計劃以二次元卡通角色的形象來切入。”劉宇說,“從人設到畫風都和市場已有游戲不同,隻有打差異化才能吸引到玩家的關注。”

劉宇將工作室的300萬元資金全部投了進去,但當他經歷數月時間,成功將游戲研發出來后卻發現,市場變了。

2018年3月,版號暫停發放的消息傳出。劉宇發現市面上越來越多的團隊都沒拿到版號。行業也從不斷有開發團隊提交審核申請,逐漸變得少有團隊再開發游戲。裁員、解散的風聲不斷傳來。

“很多小游戲團隊在這期間解散。根本原因在於小團隊沒有充裕的游戲儲備,僅有一款游戲,在遲遲得不到版號的情況下,自然會被‘拖垮’。”姜敏表示。

那段時間,劉宇每天都在焦慮。“團隊所有的錢都在裡面,如果游戲上不了線,不僅意味著團隊將解散,更代表這幾年白做了。”

苦等版號的日子裡,劉宇為了安撫團隊,開始將工作重心重新轉回此前所開發的游戲裡。“當時為了全力拼新游戲,老游戲都基本屬於閑置狀態,現在不得不重新撿起來。”

幸運的是,此前的老游戲為劉宇每個月帶來四五萬元的收入,盡管分到每個人手中僅有幾千元,但支撐著團隊熬過了等待的日子。2019年5月,他終於拿到了版號。

為了游戲早日盈利,劉宇一方面讓團隊迅速對游戲完善,並開始加入充值、物品購買、虛擬貨幣銷售等功能,以便讓游戲上線后能得以迅速變現。另一方面他開始頻繁聯系游戲渠道商,希望將游戲在更多的平台上線。

記者了解到,通常手游公司在研發出新游戲后,會以合作分成的方式,將游戲上傳到360游戲、百度游戲等渠道平台上供玩家下載玩耍,平台越多,則意味著玩家接觸、下載的可能性更大。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