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家口村新闻网

考研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考研 > 嘉兴考研爷爷:在62岁后五次高考,78岁第六次考研

嘉兴考研爷爷:在62岁后五次高考,78岁第六次考研

嘉兴考研爷爷:在62岁后五次高考,78岁第六次考研

邹伟敏参加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 (王超英 摄)

  2003年,62岁的邹伟敏走进高考考场,开始一段与众不同的“考试人生”。之后六年里他参加了五次高考,成为一名专科生,随后又如愿专升本成为一名本科生。不久前,他带着自己的“梦想”参加了第六次硕士研究生考试,带着“希望”继续前行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

  谈及自己这段不同寻常的经历,邹伟敏很是豁达,“好像人生应该经历的事,我都没有经历,如娶妻生子等,但我经历的人生也是很多人没有经历过的。”谈到自己的年龄,邹伟敏说,既然社会没有抛弃他、埋没他,无论年纪多大,他都不应该自己先淘汰自己。这位励志的“考研爷爷”近日接受了本报全媒体记者专访。

  不久前,78岁的邹伟敏走进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的嘉兴学院考点,参加了他的第六次研究生考试。今年,他报考了苏州大学机械工程专业。“我估计今年的成绩会比去年好一些,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考上了,如果没有考上也没关系,明年重新来过就好了。”

  与考场上其他年轻的身影相比,邹伟敏年迈的身影在其中尤为显眼,引来了不少同学的注视。

嘉兴考研爷爷:在62岁后五次高考,78岁第六次考研

邹伟敏在家中进行考研复习。

  “还能追梦就是幸福”

  “我考的这个专业,严格来说还是跨专业、跨地区、跨学校的,所以要考取也不是那么容易。”邹伟敏说,2017年他考了210分,到了2018年这一次,他有信心三门公共课就能到200分以上。

  他介绍说,他报考苏州大学机械工程专业,主要是因为这个专业的上线分数相对较低,2016年的录取分数在270分左右,到了2017年,由于数学比较难,所以录取分数线就到了260分。“今年的数学没有去年难,我估计录取分数线在270分左右,还是有希望的。”

  他告诉记者,专业课是理论力学,对于他来讲也并不算陌生。早在2003年,他考入上海医疗器械高等专科学校的进修生时,在学校里也学习了机械和电气,“当时理论力学是有学过的,所以我对物理学还是有些兴趣的。”

  谈到自己的生活情况,邹伟敏的声音明显低沉下来,他告诉记者,他每个月能够拿到800元左右的低保,“吃饭自己煮一煮也够了,保障有最低生活,我这个人对物质生活要求并不高。”

  他回忆说,之前在嘉兴学院读书的时候,自己会到食堂点一个1元的菜,然后加0.5元的饭,吃一顿饭1.5元就够了。“可能别人看起来是有些寒酸的,别人说,你怎么吃饭这么省啊?”对此他解释说,他实际上在备考的时候,会刻意不吃得太多太好,怕引起肠胃的负担,“那样脑子就不好用了。”而在平时,他说,虽说生活会清苦一些,但是也足够自己生活了。

  1941年11月,邹伟敏出生于浙江海宁市硖石镇。“我父母就是在百货店里做生意的,知识有一点,但谈不上是知识分子。”邹伟敏回忆说,父母对于自己的教育还是非常重视的,他一直从小学上到了高中。

  到了1960年,邹伟敏还曾考上了杭州师范学院物理系。但是后来因为家庭经济困难辍学了。

  “那时其实是最好的学习时光,我现在再学习,状态和那时相比肯定要大打折扣的。”邹伟敏说,毕竟那时自己才20岁,加上自己努力学习,情况肯定会好得多。“但是也没有办法,还好我现在还在追梦,这就是我的幸福了。”

嘉兴考研爷爷:在62岁后五次高考,78岁第六次考研

邹伟敏在家中挑灯夜读。

  婚姻不愿随便“迁就”

  “辍学后,我也干过许多的工作,当过售货员、仓库管理员,还做过代课老师。”邹伟敏说,实际上这些工作都是临时性的,他举例说,比如做代课老师,都是其他老师休病假、产假的时候,“课堂没有老师是不行的,所以我当时就去代课了”,但是等到他们休完假回来了,邹伟敏这份临时工作就没有了。“这些都是历史造成的,现在也说不清楚。但是总得往前看。”

  邹伟敏至今始终独身一人,没有娶妻生子。“当时没有条件,而自己也不愿意委曲求全。”他解释说,自己还是个有“坏脾气”的人,对于婚姻大事也不是愿意随便就迁就一下的。

  虽然他自己对生活的要求并不是特别高,但同样地,也不会因为条件的限制,就降低自己对婚姻的要求。“我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人。”他说,如果因为“迁就”结了婚,这样的婚姻也会不大幸福。

  所以,至今邹伟敏仍然独自生活在海宁市一个弄堂的拆迁房里。约30平方米大小的套间,外面是书桌和灶台,房间内除了一壶色拉油、一个保温瓶、一摞堆得高高的书外,只有一些破旧的杂物。

  冬天的夜晚很冷,邹伟敏穿着厚厚的毛衣、戴着绒线的帽子,在唯一的一盏台灯前,不断地哈气取暖,手中还握着一支用于计算的钢笔。由于房间很冷,他的脸冻得有些发红,脸上的老人斑似乎都泛着红色。

  “我还是很喜欢物理,所以就会让自己多读一些物理方面的书。”邹伟敏说,如今他已经开始接触博士生才需要学习的专业书,想让自己能多学点就多学点。

  高考五次终上大学

  在国家取消高考年龄限制后的2003年,当时62岁的邹伟敏参加了人生的第二次高考,从此踏上了为期6年的5次漫漫高考路,直到2008年,他才重新跨入大学校门,成为一名专科生。

  2003年,邹伟敏以317分的高考总分上线,被上海医疗器械高等专科学校录取为进修生。

  “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上,因为年纪大了,很多知识都忘掉了许多。”邹伟敏回忆说,其实当时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摸着石头过河”,至于到底能不能考上,“顺其自然”就好了。

  2004年和2005年,他分别考了381分和350分,仍然没有达到上海医械高专的正式录取线,而2006年高考他又因错过报名时间未能参加。

  在2006年拿到上海医疗器械专科学校的进修生结业证书后,邹伟敏仍在继续他的高考之路:2007年,屡屡失败的他心有不甘地报考了文科,虽然考了408分的成绩却未能如愿。

  到了2008年,他终于以399分的成绩被嘉兴南洋职业技术学院管理系报关与国际货运专业录取。

  “其实我还是更喜欢理科,用别人的话讲,就是逻辑思维要稍微强一些。”邹伟敏说,当时他考取大专之后,打算在学校内再调剂到理科专业去学习。

  一路走来,与年轻人相比,当时已经到了花甲之年的邹伟敏需要付出更多的体力和时间。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