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家口村新闻网

文艺

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 > 文艺 > 看起来并不“文艺”的“最佳导演”

看起来并不“文艺”的“最佳导演”

  2019年10月,这个年的这个月份,应该会让山西导演张先牢记于心。

  几乎同时,他的首部长片电影《最佳导演》在两个电影展(节)上放映:入围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从山西出发”单元,并摘得“观众票选荣誉”奖;参与华沙国际电影节“自由精神奖”评选。

  作为导演处女作,这已是不俗的战绩,而影片展映期间,更获得了两大国际影展(节)专业人士的肯定——平遥国际电影展艺术总监马克·穆勒称,李安的《喜宴》之后就再没有见过这种类型;华沙国际电影节的评审说,看到了东方版伍迪·艾伦的电影!

  在圈内人看来,导演是幸运的。而《最佳导演》的导演张先在此之前,也经历了青年导演拍摄第一部长片遭遇的所有问题:资金团队、投影展“石沉大海”……

  “青年导演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心理问题!”11月4日,导演张先接受山西晚报记者专访时,这样总结新人导演“首秀”的难处,“煎熬”是他反复提到的词,这大概也是多数新人导演必经的入圈法则。

  对于这部影片,导演的评价简单而直白——“不文艺”“有趣”!

  “观众票选最高”的影片是啥故事?

  《最佳导演》在平遥首映时,没有媒场,只有观众场,因而在宣传上并没有受到太大关注,但最终收获了参与单元中“观众票选最高”的口碑。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故事?

  影片全程在导演的老家、山西阳泉取景拍摄,讲述了一对事业有成的情侣回老家结婚,在筹办婚礼的过程中遭遇了新旧观念的冲突和南北方家庭因文化差异产生的矛盾,一对新人对“故乡特色”深感不适,却又无可奈何……

  影片以荒诞的表现手法,通过一场婚礼表达文化差异、观念差异,向观众提出了对现实的思考。这让人想到了李安的《喜宴》,也是通过一场婚礼表达新旧观念、中西文化的冲突。

  关于《最佳导演》的风格,导演张先并不避讳其他影片带给自己的启发,“拍摄前,我看了一部电影叫《杰出公民》,是一个旅欧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时隔40年重返故土后发生的故事。”这给了张先启发,他把原片名《过山车》更名为《最佳导演》,让主角以一种身份代入:一个获奖导演重回故乡,夹杂着成为名人的错位感与种种不适,使婚礼的荒诞感加倍。

  为了让“故乡”的情绪更饱满,导演在影片中设计了很多故乡人物的出场,可以说集合了男主角过去“关系”的总和,再让这些汹涌地砸向带着新娘回乡的新郎,他原本想与过去切割清楚,却发现回乡后面临的问题措手不及……

  “我们这代人身上都有这种从小城市出来到大城市上学、工作的经历,正好赶上中国这十几年的快速发展与变迁,我们的观念变化与上一代人的传统观念有冲突,等到再回乡,已是物是人非,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与不适应。”

  导演张先说,影片想表达的内核其实就6个字——“回不去的故乡”。

  “90分钟黑白片”看起来“不闷”

  有意思的是,影片讲的是一个婚礼的故事,全片90分钟却是黑白片,只有最后3分钟结尾是彩色的。这不免让人想到,毕赣当年凭《路边野餐》那个超长的长镜头而引发的关注,在很多人眼里,青年导演的首秀通常都夹杂着一种强烈的表达欲或证明欲。

  对于这一点,张先直言,此前看过很多导演的处女作,大部分比较文艺,他希望自己的影片尽量避免这些,“剪辑时我把节奏变快,这样看起来‘不闷’。我的影片里,没有抽烟5分钟、倒水5分钟……这类文艺化的表达,而是让剧情推动故事,在故事上做到精彩,有趣。”有观众告诉导演:本届平遥电影展有很多影片看起来比较沉闷,《最佳导演》感觉没那么文艺,看的过程中没有“看表”,剧情挺有意思……

  至于貌似“文艺”的黑白影调的处理方式,导演张先说主要有两方面考虑:一是当时没有足够的资金聘请专业的美术指导;二是从故事层面看,因为剧情上有第二次回家的平行空间设定,如果第一层空间设置成黑白影调,会提升婚礼的黑色荒诞感。

  想拍“有趣”故事的导演,为这部影片设置了两个结尾:一个是婚礼变葬礼的结局,一个是大家和解的结局,前者黑白色调,后者彩色处理。不过,结局,并非故事真相,而真相,往往并非亲眼所见,其实按导演原本的设想,影片在此处要做留白处理,把难题抛给观众,最终出于过审考虑,还是增加了一个圆满的结束,让答案由“无解”变成了“二选一”。

  毕竟,上院线,是导演和自己团队的终极目标,作为青年导演的第一部长片,必须考虑“现实”问题。

  没钱就换剧本带着电视同行拍电影

  拍摄前,张先经历了一个作者导演必经的“剧本创作”阶段。

  最初,他完成的第一个剧本并不是《最佳导演》,而是一个比较宏大的家族史诗,讲述爷爷、父亲和孙子三代人之间的家族故事。因为有民国戏,年度跨越较大,需要一些大投资。但现实是,谁会把大量资金投给一个新人导演来“试水”?拿不到投资,没有人脉和资源,张先只能先把自己的“电影梦”暂且搁置,果断放弃这个剧本,“先从小题材入手,等业界认可了,拿投资就容易一些”。

  张先用半年时间又创作了第二个剧本,题材来源自己的生活圈子。89年出生的导演在步入30岁前后,迎来了身边同学的结婚潮,受邀参加婚礼时,他总会看到不少婚礼在筹备期间来自不同家庭之间的冲突与摩擦。巧的是,电影拍摄前一年,导演也结婚了,找的是个南方姑娘,他更加切实感受到因为文化与习俗不同、南北方家庭观念的差异而带来的问题,张先最终选择这个现实题材,还有一个更现实的原因是,这样的剧本体量小、好操作、成本低。

  “我的朋友翟义祥是《马赛克少女》的导演,他曾经跟我交流过青年导演第一次拍片遇到的问题。结果我拍摄的时候,全部都遇到了:资金问题、团队问题……”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