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家口村新闻网

视频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视频 > 每天上网看视频,年薪 9 万美元,却过不好这一生!谷歌内容审核

每天上网看视频,年薪 9 万美元,却过不好这一生!谷歌内容审核

随着接触互联网的人数越来越多,网上的内容也呈井喷之势,质量却愈发良莠不齐。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出台了相关政策,要求网络内容提供商对平台上的内容负责,必须审核和删除违反当地法律的信息,比如暴力、儿童色情和恐怖主义内容。

作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几家互联网内容提供商,Facebook、推特、谷歌以及旗下的 YouTube 都面临着巨大的内容审核压力。他们的处理办法非常相似:招聘小部分全职内容审核员,将剩下大部分工作承包给第三方公司,由合工完成。

知名外包公司埃森哲(Accenture)和高知特(Cognizant)都有类似的业务,其中埃森哲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市运营着谷歌最大的内容审核中心,里面的内容审核员全天候工作,负责清理 YouTube 上的不良信息。

当然,从 YouTube 上删除令人不安的内容不算完,还要从谷歌搜索等服务中删除它们。这需要公司内部多个团队协作,因此在谷歌总部还有一些全职员工从事类似的工作。

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内容都由用户或执法机构举报,通常包含暴力、色情、虐待儿童和恐怖主义。

听起来不是什么美差,但比起程序员,似乎没什么技术门槛。如果谷歌给你 9 万美元的年薪,附加医疗福利和股票奖励,你愿意干吗?

外媒 The Verge 记者 Casey Newton 对这些员工的工作内容和环境进行了深入调查。经过 5 个多月的资料收集,他采访了 18 名现任和前任员工,最终围绕两个代表性人物 Peter 和 Daisy 撰写了一篇长达 5700 余字的故事性报道,为外界刻画出了谷歌内容审核员令人堪忧的工作状态,以及这份工作可能对人造成的持续一生的影响。

以下是对 Newton 报道的整理和编译,有删减和重新排版。

" 谷歌里最肮脏的工作 "

Peter(化名)是奥斯汀办公室的一名内容审查员,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审核被放到队列中的视频。他的事有数百人。

YouTube 把他们分配到不同的队列中,比如版权队列、仇恨和骚扰队列以及成人色情队列等等,称这样可以让审查员更好地掌握特定政策和内容的评判标准。

Peter 被分配到了暴力极端主义队列中(Violent Extremism)。顾名思义,队列中充斥着极端暴力的视频,几乎每天都有斩首、枪杀和虐待的场面,可以算是 " 谷歌里最肮脏的工作 " 之一。

在过去的一年里,Peter 看到了他的同事在工作时因巨大精神压力而崩溃,不得不休了两个月的无薪假期。另一名同事同样因为工作的压力罹患焦虑和抑郁,一度厌食到急性维生素缺乏而必须住院治疗。

(来源:The Verge)

Peter 本人从事这份工作已经快两年了,也开始担心自己为了工作而透支的精神健康,是不是类似的疾病总有一天也会找上门来。自从开始审核暴力极端主义队列中的内容,他发现自己开始脱发和增重,变得易怒,而且只要开车经过办公室,即使是休息日,他也会感到胸口难受。

" 每天你看到的都是某人被斩首,或者某人向女友开枪,"Peter 描述自己的感受," 之后你会感到,我去,这世界真的太疯狂了。这会让你感到不舒服,感到生活中的一切都一文不值。我们为什么会对彼此做这样的事情?"

" 任何工作都可以 "

和审核极端暴力队列的其他同事一样,Peter 是一个移民。

自 2017 年以来,埃森哲招聘了数十名像他一样会说阿拉伯语及其变体的人——他会说七种方言——大部分人都是从小在中东地区长大。公司需要依赖他们的语言能力,来准确识别和删除 YouTube 上的仇恨言论和恐怖分子的宣传。

这种需求来自于 2016-2017 年爆发式增长的恐怖主义活动和视频。最具代表性的是恐怖组织 ISIS,其宣传视频以及策划的恐袭视频出现在 YouTube 和 Twitter 等平台上,迫使多个国家相继出台更严格的互联网内容审核政策,要求平台自我筛查不良信息。

图 | 对极端暴力的定义(来源:The Verge)

Peter 的家人知晓他的工作内容,也看出了他的变化,因此不断要求他辞职。但 Peter 担心,以自己的能力可能再找不到这么高薪水的工作:18.5 美元 / 小时,年薪约合 3.7 万美元。(编者注:奥斯汀全职员工的最低薪水是 15 美元 / 小时)

其他员工有的是新移民,曾干过保安和送货司机之类的工作,然后从朋友那里听说了这份工作。有的则寄希望于用这份工作申请美国公民——一个在特朗普政府治下变得越来越难以实现的梦想。他们担心对媒体或上级反映这种情况,会让他们的移民之路更加坎坷,甚至可能丢掉饭碗。

" 我们刚来到美国时,没人认可我们的大学学历," 在奥斯汀内容审核小组工作近两年的 Michael 表示," 我们必须开始工作,开始赚钱,任何工作都可以。"

能加入像谷歌这样的科技巨头(虽然本质上是埃森哲,但两家公司对外模糊了界线,而且邮箱后缀也是 google.com),是他们做梦也无法想象的。这些人最初都很感激谷歌能给他们机会。

(来源:pixabay)

" 我终于能在办公室工作了。我当时想到了各种机遇,想到了职业发展。"Peter 回忆道。

然而直到入职参观,这份工作的真正性质仍然是模糊不清的。Peter 称自己当时 " 根本不知道这是份什么工作,因为他们不会告诉你。"

根据员工的描述,埃森哲规定内容审核员每天上班 8 个小时,其中有 5 个小时用于工作,要处理 120 条视频,2 个小时用于 " 保证健康 ",会支付薪水,剩下 1 个小时是无薪午餐时间。

" 健康 " 时间的意义在于让员工放松身心。他们可以去外面散步,和公司内部的咨询师谈话,或者和同事玩玩游戏。

" 最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好。如果你看到一些糟糕的东西,就关上屏幕休息一会。"Michael 回忆称。

制度总是按照最理想的情况规划的,就像绝大多数工作一样。

当极端暴力队列变得异常繁忙的时候,通常是出现了恐怖袭击,员工的日常休息申请经常会被拒绝,而且还会面临基于视频时长的 " 绩效评估 "。他们的电脑被安装了计时软件,记录每天审核视频的总时长,但查询邮件或者日常例会等工作不会计入其中。

为了达成 5 个小时的目标,Peter 和 Michael 等审核员不得不牺牲一部分吃饭或休息的时间。在最忙碌的时候,一些员工的年假申请也不会得到批准。

随着入职时间越来越久,他们的其他自由也被削减和剥夺了。比如埃森哲不允许他们在座位上吃饭,不允许用私人手机,甚至不允许用纸和笔。他们称这些规定是出于 " 隐私考量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