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家口村新闻网

会计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会计 > 中间业务净收入为负?湖州银行回应系会计处理结果

中间业务净收入为负?湖州银行回应系会计处理结果

  2020年银行闯关资本市场热情不减。2月7日,湖州银行在证监会网站披露招股书,银行A股IPO候场数量再扩容。

  招股书显示,湖州银行拟在上交所主板公开发行不超过3.38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水平。

  从经营情况看,湖州银行近年来利息净收入、净利润、资本充足和资产质量方面呈现稳中向好的趋势,但从营业收入结构看,该行大部分营收来自利息净收入,中间业务收入连续3年为负值;从贷款行业看,截至2019年9月30日,该行投向前五大行业的贷款占全部公司贷款的88.67%;从贷款分类看,该行保证贷款占比相对较高

  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湖州银行资产规模为645.61亿元,有“浙江最小城商行”之称。《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今年以来,多家银行上市进程有所推进,其中不乏“轻量级”的小型银行。业内人士认为,登陆资本市场可以帮助银行补充资本、提高知名度、完善公司治理等等。

  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负

  根据招股书信息,湖州银行利息净收入贡献了主要的营业收入。2019年1~9月,该行利息净收入为13.03亿元,营业收入为13.16亿元,利息净收入占总营收比重高达99%。同时,非利息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持续为负值。招股书显示,2019

  年1~9月、2018年、2017年,湖州银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分别为-0.98亿元、-1.00亿元、-0.71亿元。

  “中间业务净收入为负值系会计处理结果,对本行经营无实质性影响。”

  湖州银行方面回应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行中间业务收入组成主要有:结算业务收入、理财业务收入、代理业务收入等,中间业务支出主要有网贷平台费支出、结算类业务支出、银行卡业务支出等。我行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主要包括我行开展网贷业务、结算类业务、银行卡业务等支付的相关费用,我行于2016年底开始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该业务的平台服务费系根据贷款规模按比例收取,随着我行合作互联网贷款业务规模的逐步增长,我行支付给各合作平台的手续费也相应增长。同时,自2019年4月1日起我行对客户电子渠道的业务手续费进行了全部减免,减少了中间业务收入。”

  其实,不仅湖州银行,2020年来披露同业存单计划的中小银行种多存在利息净收入占比高的情况。谈及原因以及对银行经营的影响,兴业研究策略分析师郭益忻表示:“中小银行传统上以存贷业务为主,在资产负债表上资产端主要是信贷业务,负债端主要是存款业务,故而收入体现形态为利息收入,前些年,同业业务兴起,资产端同业投资、负债端同业存单等同业负债占比提升,但获取利息收入的本质依旧不变。利息收入占比高,相应地,收入来源单一,缓冲余地就小,现阶段资产规模扩张受限,利率市场化冲击息差,收入增长就难以为继。”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