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家口村新闻网

中超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 > 中超 > 主观意愿不大强制执行无合法依据中超降薪“静悄悄”

主观意愿不大强制执行无合法依据中超降薪“静悄悄”

原标题:主观意愿不大 强制执行无合法依据-中超降薪“静悄悄”

  4月9日,中国足协在召集各级职业联赛俱乐部代表召开视频研讨会后,于官网上发布了《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召开研讨会,合理降薪成为共识》一文。文章表示:“经过充分讨论,中超、中甲及中乙三级职业足球俱乐部代表表示,尊重国际足联关于疫情影响下处理球员合同及转会的相关指导意见,原则上一致同意俱乐部和球员在充分协商的情况下实行全队统一标准的合理减薪。”

  然而三周过去了,一方面是中国足协尚未公布具体的减薪方案指导意见;另一方面,三级职业俱乐部中,只有中甲的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正式宣布完成和教练组以及球员的协商,并开始实施自己制定的减薪方案。

  作为中国职业联赛开销最大的16支中超球队,在减薪这个问题上则是一片沉寂,几乎都没有传出过相关的消息。中超各队到底还会不会降薪了?由于各方倡导的降薪不可能强制执行,如果俱乐部、教练和球员的主观意愿都不强烈的话,那么可能最终直到新赛季中超开始,所谓的“降薪”基本只会停留在“共识”阶段。

  中超和欧洲联赛本就不一样

  新冠疫情发生之后,大家关心的都是新赛季要被推迟到何时才开始,原本并没有媒体和俱乐部提及过降薪。直到疫情3月在欧洲开始蔓延,各国联赛全面停摆之后,欧洲众多俱乐部因为比赛暂停带来的收入锐减,希望用降薪来平衡财政,避免俱乐部破产。之后,这个话题才被中国足球人士所提及和讨论。

  疫情带来的停赛,对于欧洲的小俱乐部,还有低级别联赛的俱乐部来说是致命的。缺乏商业赞助的他们,比赛门票收入和比赛日周边产品收入是最重要的经济来源。没有了这些收入,作为薪水最高的球员,他们是否愿意降薪,事关俱乐部生死存亡。

  不少欧洲豪门俱乐部也在和球员谈降薪,除了丰厚的门票和周边产品收入之外,电视转播分成更是占俱乐部收入很大的比重,一旦本赛季就此腰斩的话,损失就更大了。而且顶级球星的年薪也一直是豪门俱乐部支出里的最大一笔,所以他们同样有降薪需求。

  中超的实际情况,其实和欧洲俱乐部有很大的不同。从最基本的门票收入来看,不少俱乐部都已经卖出了全年套票,因为新赛季很可能会正常进行,所以还没有听说已经开始退款的。俱乐部在票房收入上,现在还没有任何损失。至于比赛日和周边产品的收入,对于商业开放还在初级阶段的中超各俱乐部来说可以忽略不计。

  欧洲联赛跨年度进行,疫情带来了赛季无法正常完成的不确定性。中超去年的赛事全部结束,新赛季尚未开始,不管是电视转播收入或者是中超公司分红,上个赛季的这些钱俱乐部都不会少拿。

  所以,不考虑中超俱乐部的母公司经营状况的话,疫情对于俱乐部本身的收入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中甲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之所以成为第一支降薪的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这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投资人君泰集团本赛季多个项目停滞有着很大关系。

  降薪只能协商,不想当“恶人”

  在球员和俱乐部都有正式劳动合同和工资约定的情况下,仅仅因为疫情原因就强制降薪,并没有足够的法律依据。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足协只能提供的是指导意见,说到底还是需要俱乐部自己去和球员协商。

  “协商”这个问题,就看中超俱乐部希望球员降薪的主观意愿是否强烈了。各家俱乐部的母公司有没有因为疫情带来的财政困难,会不会减小对俱乐部的投入,这是关键。

  而在中超,近几年降级的绝大部分都是经济情况不佳的俱乐部。目前的这16家中超俱乐部,除了准入资格悬而未决的天津天海,其他还都算正常。

  在2020年的开支上,球员的薪水都是已经做进预算的。再加上,俱乐部今年的收入因为中超基本不会取消,影响未必很大,也就完全没有必要因为两三个月的降薪而折腾一番。

  中国足协给出的减薪周期是“从2020年3月1日至2020赛季联赛开赛日”,但在没有具体降薪方案的情况下,很多俱乐部已经正常下发了球员3月和4月的工资,都已经拿到手了,还怎么减呢?

  更何况在中超新赛季有望6月底7月初开赛,球员都在认真准备新赛季的关键阶段,这个时候谈降薪,阻力之大可以想象。俱乐部也肯定都不愿意做这样一个“恶人”,得罪核心球员,从而影响到球队新赛季的成绩。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比起欧洲俱乐部的球员疫情期间都在家隔离,中超各队却一直在备战新赛季。

  大部分俱乐部从前两个月开始就处在冬训中,3月份开始复工,响应中国足协的“春季大练兵”。一直处在上班打卡的情况下,却要给球员降薪,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的,球员有抵触情绪也可以理解。

  既然无法强制执行,中超俱乐部对于降薪现阶段依旧非常小心谨慎。据悉不少豪门俱乐部甚至都还没有正式和球员们开始协商,大家都持观望态度。

(责编:严远、轩召强)

相关信息: